微信“漂流瓶”内有乾坤 揭秘网络赌博新套路

2018-07-10 15:46:07 来源: 中国侨网

7月10日电 据马来西亚《诗华日报》报道,如今,网络时代不断更新,网络赌博活动的各种吸引顾客的方式及玩法也随之层出不穷,除了在面子书上招客外,更透过代理请人假冒“性感美女”,通过微信内置“漂流瓶”功能发送具有挑逗意味的文字信息来钓赌客!

据《东方日报》记者探悉,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SKMM)近来严厉打击非法赌博宣传信息,不但封锁发送赌博资料信息的联络号码,更将号码拥有人的资料交给警方进行调查。因此赌博集团近来开始改变策略,减少以信息招揽赌客方式,改用手机即时通讯软体微信内置的“漂流瓶”功能来进行宣传。

用微信红包付薪水

据了解,赌博集团代理为了躲避追查而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在社交媒体上开设假帐号发布征聘启示,以开设新公司急需宣传为由,聘请社会新鲜人以兼职方式,每日花费数个小时时间,通过“丢瓶子”来赚取每天额外30至120令吉收入。

消息指,由于微信“漂流瓶”功能本身有限制瓶子数量,因此赌博集团代理在开工前,会先要求员工在手机上下载第三方插件,让同一部手机能开设多个微信分身。待完成第一项步骤后,代理便会要求员工到微信内更改设定,换上女子的性感照片。

“完成上述步骤后,代理会要求员工截屏,再把图片通过即时通讯软体QQ发送给“主持”过目,待鉴定合格后便能开始上班。”

据了解,员工只要将二维码传送给对方后,便完成任务,只需将截屏传送给“主持”过目,代理就会将薪水以微信红包的方式转入微信户头内。

另外,据一名不愿具名的赌徒接受《东方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自己早在网络赌博甫盛行之时,便已在朋友的带领下,看遍网路上形形色色的赌局。

他表示,早在10年前,赌博集团就已看准先机,随着科技的发展悄悄在网络上扎根,并抓着警方仍无法对此进行有效管制的弱点,逐渐将重心转移其上。

“网络赌博甫盛行时,赌博集团成员会拿着当时仍不太普遍的彩色手机,四处向赌客宣传网页,并让赌客产生兴趣后,再将帐号及密码通过短讯的方式发予对方。”

而直到近年,随着网络发达,网络赌博集团也跟着改变作业方式,放弃彩色手机及手机讯息的宣传方式,而转用网络、面子书及手机应用程序来招客。

漂流瓶挑逗句子 渔翁撒网引君入

“漂流瓶工作看示简单,但做起来不容易!”

据一名曾兼职微信漂流瓶任务的陈姓男子(23岁,学生)透露,他是从面子书上某个交流群组,看见有人发帖指每天单靠微信漂流瓶,丢丢瓶子也能赚取额外收入,而主动联络对方了解情形。他说,对方告诉他丢漂流瓶主要目的是为了认识更多的微信朋友,帮助他们打开新产品市场,才答应对方接下此工作。

一名相信是赌博集团成员,在面子书群组内,以兼职赚钱为噱头招 揽民众加入。

他表示,听见介绍人称无需缴付任何会员费或中介费,且工作内容没有涉及违法行为,才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接受对方邀请,加入他们的团队。惟他在不久后,才发现这份兼职并非当初所想的那么容易,且有欺骗成分。

导师指导抛漂流瓶

“对方叫我用即时通讯软体QQ添加一名导师,让对方来指导我,我听后马上照做;但不久后这名导师居然叫我把漂流瓶头像放成性感女子,更要我在抛出漂流瓶前写下挑逗性句子,这根本就是欺骗嘛!”

陈事主表示,他对兼职微信漂流瓶任务起疑之后决定不先揭穿对方,而是按照对方要求行事,看这名导师会让他做出什么惊人之举。惟他透露从更换头像至抛出漂流瓶,到等待陌生人回复并非易事,试过一天只有3或4人回复信息,因此他觉得这份兼职不但有欺骗成分,极难赚取额外收入。

他说,该名导师最后会给他一个赌博集团网站的二维码,要求他发送给对方以完成任务,惟他觉得推广赌博活动属于违法行为,最终没有按照对方要求照做,而是直接将对方拉黑。

拿起手机 什么都能赌一餐

网络赌博的玩法及赌局形形色色,只要想得到的都能开局赌博,除了基本的足球、篮球等运动,就连全国大选候选人名单亦成为其中一部分。

一名不愿居民的网络赌博赌徒表示,现今网络赌博已非如以往般只提供扑克、斗地主、俄罗斯轮盘或麻将等游戏,反之,为了吸引不同客源,就连选举的中选名单或是颁奖典礼的得奖名单,只要赌客有兴趣,都可以开局下注。

“听说当时的大选成绩亦成为赌徒们所关注热门赌局之一,赌注从百余令吉至上千令吉不等。”

此外,他还指出,网络赌博深得赌客青睐的主要原因除了多样化的赌局外,就非便利性莫属。

“赌客们不用再耗费精神及汽油上山过海赌博,只要在家中拿起手机,开启网页就能轻松下注,就连赌金及奖金都通过银行网路系统转帐,更免去被警察盯上的危险。”

张天赐曾建议 让赌博合法化

“既然无法有效遏阻赌博风气,政府不如让赌博合法化!”

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在接受《东方日报》采访时指出,基于赌博的风气永远无法被根治,因此自己早在逾20年前,向时任政府建议将赌博合法化,并统一进行管理,藉以不让其他未经登记的赌博中心,及后期出现的网路赌博等非法集团,有谋取利益的机会。

“现时的赌博集团因赌风盛行,而已变得无法无天,包括我与数名朋友在内,皆收到网路赌博集团的来电,指要我开设户头赌博,更表示会向我提供优渥的折扣,但我根本不知对方从何取得我的联络电话。”

为此,他表示,与其让非法的赌博集团赚钱,不如政府让赌博合法化,再从中抽取资金用于发展国家,或是做为慈善用途。

另外,他表示,该部早在约5年前就已接获与网络赌博集团相关的投报。

“从2016年至今年,投诉部一共接获35宗类似投报,涉及金额高达250万令吉。”

14岁中学生赌债欠数万

网络赌博集团为求牟利,就连14岁中学生也不放过!

一名雪州商业罪案调查组警官受访时指出,警方曾经在调查网络赌博的案件时发现,竟然有年仅14岁的中学生,因为沾上网上豪赌的恶习,导致欠债数万令吉,最后要靠父母买单!

“这些网络赌博集团为了吸引这些低年龄层的顾客,不但会为了他们把扑克牌设计为一些以水果、花类,或是卡通人物的造型,同时游戏玩法也与网络游戏玩法相近,可以是透过种花卖树来赚取可以换成金钱的积分。”

他表示,由于这样,不少年纪尚小的学生就因此跌入网络赌博集团的圈套,不断用钱购买积分来玩游戏,最后导致欠下赌债。

幕后黑手难追缉

警方坦承要打击网络赌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一个赌博集团可能拥有上千个服务器在不同的国家运作,而且所使用的电话号码注册人通常都是外劳或是一些流浪汉,警方很难追缉到后面的幕后黑手。

一名不愿具名的警官在受访时表示,警方经常和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合作进行取缔行动来打击网络赌博活动,但却发现很多时候都无法真正抓到后面的幕后黑手。

“警方每次在行动中所逮捕到的都是一些跑腿或是代理,他们对于幕后主谋其实也不认识,警方每次调查网络赌博网页的全球网络地址(IP Address)或是服务器的地点时,往往都发现它们是设置在国外,难以追查,必须透过国际执法单位的协助,才能展开进一步行动。”

为此,他表示,要打击网络赌博,其实,最重要的就是从教育民众开始,鼓励他们以合法途径进行赌博或是下注,如此一来,才可以根治非法赌博的问题。